我的执念 第十七章 牧师的往事
作者:穿越时空的眼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当上帝赐予我们天使翅膀的时候,我们不经意的挥动一下,只是挥动一下,我们有考虑过世界的某处正因此而形成一场飓风吗?当上天赐予我们异能的时候,每次的运用是使得这个世界更美好吗?我们有考虑过正伤害着别人吗?))

  第十七章牧师的往事(昨天传了18章,这17章忘记传了,今天补一下)

  童颜接着解释道“在紫青社的所有人,只要是通过胶囊获得的异能都只会有一个。这就是食用型异能者的弱点。因为不像百足那样的辐射型异能者,他们获得的异能条件十分苛刻,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特殊关键磁,而且至少要一年内佩戴在身边不停接受它的辐射才能拥有能力,获得能力较慢,人数稀少也是他们的弱点。据我所知特殊类型的关键磁只有二十块不到,他们现在找到的适应者应该只有十人左右。不过辐射型异能者至少拥有两种能力”童颜透露的这些情报倒是我第一次听到。

  “那么,我之前和百足一起逃出龛,我也可能曾经拥有过两种能力了?”我怀有一丝希望的问道,我可不想付出什么多危险,得到的回报就这么点。

  童颜点了点头道:“有这个可能。”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一是,因为佩戴时间应人而异,有时候是一年,但又时候可能三年,四年。但你不是从国外被龛抓回了研究室吗,估计来不及领悟能力的可能性比较大。二是,如果你拥有双能力了至少有自保的能力吧。怎么会被龛轻易找到呢。”

  我陷入了沉思,童颜说的有些道理,不过至少还有希望,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我把关键磁藏在哪里了。只要我恢复记忆,就可以重新获得关键磁,得到更多的异能不是梦想。

  “好了,我们要提前出发了。”童颜打断了我的思考,“有情报说吸血鬼昨天大量屠杀了一个孤儿院,所有的小孩包括护工,全被吸光了精血。”

  “孤儿院吗?对吸血鬼来说的却是个明智的选择。那里全是小孩。护工大多数为女性。又沦落社会边缘。”蜘蛛边啃着他第二个汉堡边分析道。

  “事不宜迟,其他你该知道的路上再和你说吧。到S市还有四小时的路程。”童颜急忙挥了挥手。“你快去房间收拾一下东西,手机别忘记带。我的号码是十个一,牧师是十个二,山猫是十个三。”貌似我轮到了最倒霉的十个四。

  没过多久,我带了些衣物就来到了房子外的吉普车旁。之前在前厅看见了黄雀和山爷他们也在整理行李,估计他们也要出发去执行新的任务了吧。正在我要上吉普车的时候,发现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我回头一看是黄雀。她貌似有什么话要说,这时候在车里的队长望着我们。黄雀看了看童颜欲言又止,只说了一声“一切小心”就回头返回了屋子里。

  我在山猫这个司机的催促下进入了吉普车。貌似队长看出了我的心思“你不用担心黄雀,她之前几天里已经完成了一个任务了,上次我见她就是颁发给她C级卡片的。她在四天里完成了我布置的十天该完成的任务。特别升她为C级的。”

  “那她今天怎么又有任务吗,我看她和山爷,龙猫,铁壁在收拾行李。”我好奇的问道。

  “今天只是让他们去D市,收集一些情报。没什么危险的。怎么你担心她了?”童颜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

  “毕竟是经历生死的同伴嘛,那一晚五个人只有我们两个活着回来了。”我辩解道。队长冲我笑笑不置可否。

  这时候山猫发动了引擎,我们出发了。沿着蜿蜒的小路一直往南。来的路上因为是晚上,我又在迷迷糊糊的睡觉。没有好好欣赏沿路的景色。现在是秋天了。没过多久,我们就在一片片的秋葵花间穿梭。我们又驶过一片红枫林,景色美不胜收。空气中带有泥土和青草的味道。

  童颜开始向我们介绍这次任务的情况,原来这个情报是‘隐月’小队的队长亲自提供的。他们小队根据地就是S市。但是大部分人在外地执行其他任务,留下来的都是些C级,D级的人员。能力者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所以要求我们协助他。

  听到这里,这时候牧师突然开口对我说话了:“鹰眼,你右手受伤了吧。把绷带拆开给我看看吧。”

  期间几天虽然在训练,但是因为我是左撇子倒是没有影响我射击的准星。倒是在练格斗的时候,几次山猫的摔跤,催动了伤口几次。

  我撩开了袖子,牧师帮我解开绑带。他突然用右手在我伤口上挥了一挥。我伤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我盯着自己的伤口看,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慢慢的重新回归到花蕾一样。直到完好如初的时候,我惊叹道:“治愈能力!这就是你的异能!”

  牧师却叹了口气回道:“只能说是不完全的治愈。对这种刀伤是很有效。如果是枪伤,必须先把子弹取出才能治愈,如果正在战斗的时候,哪有时间取出子弹呢。”说着,牧师好像对自己的能力不是很满意,头低垂了下去。

  正在开车的山猫接口道:“牧师的能力叫做‘繁殖之手’,他能让细胞快速繁殖,加快愈合速度。但是像癌症这类的疾病确是束手无策啊。”

  “不错,如果能有效的话,我的女儿也不会死。”牧师双手遮住了面容,哽咽的说道。

  童趣拍了拍牧师的肩膀。然后转头看着疑惑的我说:“那时候牧师和他的女儿一起被我救出。他的女儿也通过了食用胶囊得到了特殊能力。但没过多久,那个小女孩可能因为副作用得了罕见的一种癌症。那时候牧师的‘繁殖之手’反而让癌细胞更快的扩散了,然后就到了晚期。当然他那时候刚得到能力,以为是治愈一切的能力。”

  “是我亲手杀了他,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我亲身儿女啊。。。。。。”牧师不停重复着。这个时候汽车经过了一个漆黑的隧道。虽然在车外有灰暗的灯光,但是车里就像进入了永夜。只有牧师的抽泣声断断续续。就好像在不停的提示着我们——其实我们都在同一条不归路上,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只有生与死的差别。

  黑暗毕竟会结束,因为车子始终会驶出隧道,就像我们坚信着前方就是光明。这也是我们唯一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