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执念 第六章 密室密谈
作者:穿越时空的眼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第六章密室密谈

  牧师朝旁边一个煤油灯,拧了一下。

  “轰”地一下,旁边的墙壁竟然缓缓移动了。牧师示意我们进去,黄雀好像驾轻就熟,但我被这古朴小镇里还有如此巧妙的机关所震惊。旁边的牧师满面笑容的看着我,作出了个“请”的手势。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跨入了这密室。

  这件密室并不大,大概只有半个篮球场大小。前面是一个办公桌,桌后,坐着一个妙龄少女。“欢迎来到我们的集会所。这里比较简陋,但也十分安全。请不要拘束,随便坐。”我看着她年龄才大概二十左右,但谈吐却十分老道。

  我们两人各自入座。妙龄少女和黄雀随便寒暄了几句,显然黄雀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妙龄少女像我介绍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哦对了,我叫“童颜”。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你一定有很多疑问。不要担心。今天我们有的是时间。我知道的都会向你逐一解答的。”没等我开口,她又转向黄雀说道“这次你出色完成了组织上的任务。这是事先说好的报酬。”童颜说着,拉开了一个抽屉。取出一个白色小盒和一张卡片。“这卡片是D级卡片,从此以后你在组织里就拥有了D级权限。”

  黄雀接过了卡片和白色小盒。她随手把卡片放进了口袋,却死死盯住了白色小盒。貌似更关心盒子里的东西。

  “好了,黄雀你去“蜘蛛”那里更新一下情报信息吧!我要和他单独谈谈!”童颜突然用不容置疑的表情说道。

  不一会儿,这个密室里只有我和童颜两个人了。

  我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你们是些什么人,那间医院又是怎么回事?”这个是我最想了解的。

  没想到听完我的问话,童颜竟然哈哈的大笑起来。就好像听了个天大的笑话。我一脸茫然。

  过了一会儿童颜停止了笑声,反问我:“这个就是你最想知道的问题吗?”突然她走过来凑近我的脸庞神秘的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自己是谁?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我突然感觉后脑一震疼痛,我竟然醒来后没想过自己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疼痛越来越加深,让我无法再思考下去。

  正当我快要昏厥的时候脑后传来一阵清凉,并听见一种熟悉的声音“滴滴,嘎嘎,滴滴,嘎嘎”。痛楚慢慢地消散了。这声音也慢慢地在消失。

  “很好,你挺过来。不愧是我们选上的人。”童颜拍手叫好。

  我草,我都痛成这样了,你还叫好,好个头。我暗骂道。

  “你不要怪我,一些人我们拼了多位兄弟的命把他们救回,当我提及他们名字的时候,不是痛的昏厥然后成为了植物人再没醒来,就是大叫大喊变成了疯子。我刚才发现你双目,又变的清明了,应该疼痛过去了吧。其实黄雀也和你一样,也是这样挺过来的。”

  “黄雀?也是被他们送进那里。被你们救出来的?”

  “可以说是这样,不过不是你住的那家研究院,而是另外的特殊机构。情况和你类似,但有些不同。”童颜凝重的说道:“其实不只有黄雀和你,这里大多数人都是从那种地方被救出来的,你认识的还有铁壁,龙猫,毒蛇还有耗子,他们几人也是。当初救他们的时候倒没有花太大的力气。当然,他们四个人的情况又有些特殊。”

  我本来想刨根问底,但这时候不是关心别人的时候。必须知道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万一又来一次头疼我不死才怪。“这种头痛一直会复发吗?”我急切的问道。

  “理论上是的,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会头痛吗?你为什么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吗?是因为你被他们切除了大脑的一部分,甚至小脑的脑组织也被切除一些。”

  我听见她对我说的这些,其实我早有预料,我刚醒来的时候后脑就像抽筋一样疼痛过。但真当这个事实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难以接受。我摸了摸后脑,发现还有伤疤在头皮上。自己的头发也是刚长出来的板寸头。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还是不相信现在科学能这么精确的切除记忆。”

  “呵呵,你不知道的高科技多着呢,他们的组织领袖可是和C国政府官员有很大的联系。”

  “他们的幕后是C国政府吗?”

  “其实他们的组织叫做“龛”他们自称为圣教。他们的教主与“虹”勾结,“虹”是那七个政府官员的代号,是由为红,橙,黄,绿,青,蓝,紫隐藏在后的七位政府官员在幕后操作的。你难道觉得那种建在地下的建筑会不被政府知道吗?”

  “他们为了什么?关键词?”

  “你很聪明,看来已经知道关键词了。其实他们想在你口中套出关键词在哪里,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你的那部分关于关键词的记忆自我闭合了”

  “自我闭合?记忆还能自我闭合?”

  “你知道为什么,一些车祸昏迷醒来后会短暂的失去记忆吗?是因为脑部出于自我保护将处理记忆的区域做了闭合。他们想从你口中套出关键词,于是准确的把你没有闭合的记忆几乎全部切除了。”

  “关键词到底是什么?”我终于问到了我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这一切的一切都应该和关键词有关。之前李医生和黄雀都和我谈到了关键词,这次他们这么费劲把我从他们敌对势力救出。应该也是为了关键词,一旦我告诉了某一势力,那我估计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童颜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去桌边的咖啡壶里倒了杯咖啡。

  “来,先喝杯咖啡我们慢慢聊。”童颜把咖啡杯递了过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应该不只是调我胃口。我接过咖啡杯,一饮而尽。好苦!

  “呵呵呵呵”童颜突然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你把咖啡当中药喝吗?”

  这可能是她对我的测试,我可不怕她在咖啡里放什么药。我现在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失去了所有记忆,还好智商没有失去。那李医生说什么传染病都是假的了?我正在思索。

  “关于关键词我不是不告诉你。”童颜终于又开口,“其实这是我们组织每个成员都该知道的事情。”她又闭口,微笑着望着我“怎么还要来一杯吗?”她举起了咖啡壶。

  “你的意思是让我加入你的组织?”我把咖啡杯递回给她。“这次帮我放块糖。”

  “我可不是白给你服务的哦。”童颜笑道,她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又斟满了一杯咖啡并放了两块方糖。

  “我当然知道,我决定加入你们组织。”我站起身,故意握住了她的手和杯子不放。“现在我别无选择了,不是吗?”我柔情的看着她,我们两人的嘴唇只有四公分不到。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你可考虑清楚了?”----------嘴唇的距离三公分不到。

  我柔声说道:“I,do”-----嘴唇的距离两公分

  我估计一走出这个地方,就会被他们追杀吧?其实我心里觉得,我如果说一个“不”字,他们根本不会放我走出这个小镇,甚至这个建筑。我要和这里的人建立良好的关系,特别是童颜这样有一定地位的人。------嘴唇的距离一公分不到。

  “好,爽快!”童颜趁机抽回了双手,走回到桌子后面,从抽屉里同样拿出了个白色小盒和一张卡片。“这张是E级卡片,拥有E级职权。一会出去后,牧师会带你去蜘蛛那里录入系统的。"

  我为刚才尴尬的举动咳嗽了两声。然后接过了卡片,端详着:是张磁卡,表面有些白色金属条纹。质量要比一般的银行卡重五倍左右。厚度也是。

  她又递过来一个小盒。和黄雀拿到手的一模一样。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白色小盒,她并没有阻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