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执念 第三章 暗战
作者:穿越时空的眼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你还算识趣。不像刚才那个傻蛋,竟然为了拖住我想到用随身的手雷自爆”杀手伸出食指向刚才二层的爆炸点指了指。

  “什么!?”这时候毒蛇才发现,那残留在山壁上摇摇欲坠的半间木屋里有半截残身挂在窗边。那衣服是------我看清了那是和毒蛇,耗子一样的特警制服。

  “老子我宰了你,你竟然杀了蛔虫。”毒蛇愤怒了。他举起Glock18连扣扳机。杀手灵活的一个翻滚闪到了一个假山后面,动作之快竟然预测到了毒蛇会开枪?难道他故意用话激怒毒蛇引他开枪的?还是杀手在毒蛇抬起手臂的一瞬间的反应。不管是哪种,我意识到对方果然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当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在毒蛇拖住杀手的时候,大家先往右边铁门处移动的瞬间。

  毒蛇停止了扣扳机,却直直地倒了下去。在地上他艰难的翻过身,抬起右手用尽最后的力气指向右侧的铁门。他的动作定格在那里。地上一片血迹。他的咽喉处多了一把血红的匕首。

  我什么都没看到,这把匕首什么时候飞出来的?我惊讶到。难道在杀手躲向假山后面避开毒蛇子弹的瞬间,还有时间去投注出致命的匕首吗?

  如果是这样,他简直不是人!不对,貌似小李飞刀也能做到这点。李寻欢的弱点是。。。。。。我的大脑飞速的旋转,是他的情感,还有是。。。对,他的飞刀数量。

  想用情感打动杀人是不可能的,就算走出去跪下投降也无济于事。那么只能耗尽他的飞刀。如果这时候,再有人出去消耗飞刀的话。我看了一眼身边的耗子和李医生,把他们推出去的话,至少能消耗两把飞刀,我和他们非亲非故,我想活命,我不想死。但是我不能真的把他们推出去,因为黄雀在后,我把她的人害死了,估计没等杀手动手,黄雀就先帮他们报仇了。

  这时候我说到:“黄雀,你们别管我,我出去引开他们,你们身手比我了得,少了我这个累赘,更有逃生希望。”

  “不行,我不会放弃你的。”黄雀说话很坚定。

  “靠,我也不会跑的,我要替蛇哥,虫哥报仇。”耗子也表明态度。

  太好了,果然是这样,哈哈哈!黄雀的任务好像就是保护并救出我,而耗子听他嘴里说的蛇哥,虫哥,和我想的一样,他是他们这些人资质最浅的。怪不得之前连个独眼李医生都差点看丢了。先让他死比较好,黄雀说不定为了完成任务会拼命保护我,而如果黄雀先死了说不定耗子会动摇。再说黄雀身上莫名的感觉,有机会逃出的话我以后也想弄清楚。

  “耗子哥,你不能出去啊,你还要看着李医生呢,他跑了怎么办。”我指出了耗子的忧虑。

  “对,黄雀姐你拿着枪。实在带不出去毙了丫的独眼医生。也算为我和蛇哥,虫哥报仇了。”说着耗子把他的Glock18,交给了黄雀。

  不错!一切照我的预料,出去送死前把枪给我们留下了。不过我还是棋差一招,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李医生听见要让他垫背,估计在任人宰割不如放手一搏的思想下,竟然在耗子递给黄雀手枪的时候,过来抢夺。

  这时候黄雀反应也不慢飞上去就是对着李医生肚子上一脚。李医生顿时飞出了假山,“唰”一道寒光飞出。在李医生还没落地的时候,已经命中了他的后脑勺。这时候我们看清了飞刀的方向,竟然不是杀手躲的那个假山方向,是我们要逃离的右侧铁门方向。

  我顿时明白了,毒蛇死之前,指向右侧铁门不是叫我们走,而是叫我们注意右侧铁门方向藏着真正的敌人!

  看来要想离开这里,要另想办法了。如果真正的敌人在唯一的出口,只有强攻了。但那时,我们将背对水池方向,那是腹背受敌了,再说还没弄清水池那里的人只是诱饵,还是没亮出真正实力。不对,那个人能逼开蛔虫自爆,至少不会比我差吧。不如想办法激耗子去对付水池那边的敌人,我们强攻右侧铁门方向。可是这样不确定因素太多,暂时没有保险办法了,时间拖久了其他地方的敌人援军估计就要到了。

  正在我还没想出稳当对策的时候,“砰砰”两枪朝右侧铁门打去,黄雀也意识到有敌人在右侧铁门了。但是不能浪费子弹啊。黄雀把我往假山后面推了一下,说:“他在右侧铁门那里移动。”

  在移动吗?对了如果在右侧铁门方向投出的匕首是不会正中毒蛇咽喉的,因为匕首不会转弯,只会击中毒蛇的右侧头颈。而毒蛇指向右侧铁门,肯定是摔倒时仰面的一瞬间,看见二层栈桥上有人向右侧铁门方向移动。那时候我们全部注意力还在毒蛇身上。如果是二层的话就容易对付一点了,毕竟右侧铁门下面没水池,至少不会跳下来,而右侧铁门那里能隐藏他的地方只有上方的二层两间木屋。

  “我看见他移动到上方右面那间木屋了,我估计他想继续往右侧移动,这样绕过来,就可以直接投掷匕首进假山来。”黄雀提醒我们到。

  原来是这样,真是小看了黄雀的判断力。

  耗子恍然大悟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等他移动到我们正侧面就完了。”

  “我刚才向那里木屋开了两枪,是用来打草惊蛇的。”黄雀解释到“这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他们还有个人在那里了,他就不敢轻易再向我们正侧方木屋移动了,那里的栈桥毕竟有二十米远。在无遮挡的栈桥上我完全可以击毙他。”

  她不是在浪费子弹,这两枪是必须的。我的观察能力如果和她差不多的话,判断力和心计估计要差上一截。这完全是实战中取得的。

  水池那边传来了杀手的声音:“小妖,竟然已经暴露了。你还真没出息啊哈哈。”

  “我日你大爷的,你不说话会死啊。”

  “大爷的,做你的幌子配合你,老子要闷死了。”

  “早知道不帮你了,让你刚才被手雷爆死算了。现在就清净了。”

  “靠,要是你刚才不出手,我早抓活的虫子了。你那是多此一举”

  这时候一片乌云,把山隙上边的星空都挡住了。

  说完两边都没声音了,因为他们刚才是大声呼喊,山隙里有回声。

  “妈的,原来是飞刀手小妖杀的虫哥,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耗子愤愤道。

  我马上反应回来,小声说:“耗子小心水池那边,杀手可能分散我们注意力趁天黑悄悄往我们这里潜过来。”

  耗子也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个手雷!

  “我靠,你有手雷不早拿出来。”我惊道。

  “这手雷,我们潜入的三个人每人一个,防身的,必要时候和敌人同归于尽的。”

  “什么?每人一个?那倒在地上的毒蛇身上也有?”

  “对啊,可是,蛇哥是用不到了。”

  黄雀也领悟了我的意思:“用不到,我们可以。趁天黑,小妖应该摸索到我们正侧面的木屋了。我们不能待在原地,我去毒蛇尸体那里摸手雷,耗子摸去水池那里,如果杀手过来路上应该碰到,没有过来,你打他个措手不及。”

  “那他怎么办?”耗子指了指我。

  我刚想提出我先摸去铁门那里,查看出口情况。那时候我就可以趁乱先跑去电梯那里到地面上去。但是怕说出来,他们立刻怀疑我要先开溜。

  “他手无缚鸡之力,先去铁门那里,能先走一个是一个。毕竟小妖应该离开了铁门上方的木屋了,就算还在那里现在光线全无,二层离下面十米的距离,根本看下面是一片漆黑。”黄雀望了我一眼,这眼神好像是在看我最后一眼。明显她有誓死一搏的想法。

  管他的,虽然想看她的真面目,弄清她是什么人。但是老子保命第一,安全第一啊。

  “事不宜迟,乌云散了,天时就不在了。”我补充道。

  耗子突然嗖了一蹿,已经到后面的假山旁了。黑暗里的耗子动作还是挺敏捷的。黄雀也出发了,我摸着黑,凭着记忆朝那边铁门移去。我经过另一个假山,发现假山上挂着一个狼牙锤和一个盾牌。我悄悄拿下了盾牌。

  “嗖”地一声。一个璀璨的星星照耀了整个天空。

  “靠,中计了!是照明弹!”我咒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