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执念 第二章 矿道
作者:穿越时空的眼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护士半扶着我离开了床沿。

  “等等,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试着推开她。“我不能不明不白的跟着一个可疑的人离开医院。”

  护士并没有强拉我,还是看着我的眼睛说到。“可疑?你觉得李医生不可疑吗?其实你被他利用了。他其实想在你嘴里套出关键词。相信我,我真的在帮你”

  我确实听见他问我关键词什么的,他却说我听错了,刚才还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么说来李医生真的很可疑了。这时候她眼睛坚定的看着我,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她没有说谎,我觉得她的眼睛给我一种似曾相似,非常值得信任的感觉。这时候我不知不觉的伸出右手想揭开她的口罩。也许真的是我的熟人。

  “警报,警报,有人侵入基地。。。。。。。所有出入门关闭中”

  “糟了,他们被发现了。”护士不容分说抓住我刚伸出的右手,把我扶着站了起来。

  我现在身体一点麻痹感都没有。很顺利的走到了门口。门又一次打开了,这次没有奇怪的声音。

  我们两个来到了门外的走廊,我顿时惊呆了。这哪里是医院,和房间里的整洁明亮相比。这里就是像是某煤矿的矿洞。顶上亮着昏暗的矿灯,像八零年代那样的感觉。

  我们俩奔跑在矿道里,竟然是向上的斜坡,坡度不是很大,她拉住我的右手,在前面带着路。竟然两边也有同样格局的病房,经过的时候匆忙的瞥了几眼-----都是空房间。路上我们跑跑停停,很谨慎的样子,但是奇怪的是连一个人也没有看见,不管是医生或者是病人。

  终于到了尽头,是一扇很小的铁门,门的一边是卡槽和密码锁。

  “密码是多少”护士问道。

  “密码?我怎么知道!”我诧异到

  “嘘~轻点别说话!”原来护士不是在问我,我这时候才发现护士正在和外界联系,不知什么时候她在右耳带上了个蓝牙耳机。只见她飞快的输入了几个数字,可是门并没有打开。

  “该死,启动卡装置外面还没有破解。”我们只能等一下,大概还有三分钟。

  “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我警惕的看了看身后。但是还没等我得到答案,只听见铁门后,发出了机器的响声。是电梯的声音。这么小的门后面竟然是电梯吗?我猜想到。

  电梯的门打开了,里面竟然有人!黄雀看清了对方反而如释重负。对方是一个穿戴有点像CS里的特警摸样的人,脸上却有条刀疤从左眼直划到上嘴唇。他急切的说到:“‘黄雀’,速度进来。‘蛔虫’发现有人在反倾入他的电脑,估计这里也有电脑高手,A区的门已经快锁不住了。”

  “‘毒蛇’你怎么没和耗子在一起?”

  “我怕你们出事,过来接你们了。”

  说着我们迅速进入了这个‘电梯’。

  说是电梯进去才发现里面最多也只能挤下我们三个人了,这"电梯”貌似速度非常快,我有种高速上升的感觉,因为耳朵有些像空气压力堵住的感觉。难道我们在很深的地下吗?这越来越不可思议了。我不禁感到了害怕。

  没等我多想,电梯门打开了,我们三个走了出去。

  “果然这样!D区的话,应该没什么人。”毒蛇站在了我俩的前面带着路,“‘耗子’就在前面他看住了李医生。把他带出去的话,应该能从他嘴里撬出些消息。”原来他们是那两个假扮特查组的人才混入了这里的。那我身边的“黄雀”应该潜伏这里有些日子了吧。

  在经过两个右转之后是一条长长的笔直道路,又是向上的斜坡。这里四周的墙壁坑坑洼洼,有的还有水滴下来。是地下水吗?难道这些都是人工开采出来的吗。大概向前走了两分钟,前面传来了脚步声,毒蛇抽出了一把手枪,是Glock18,这把枪应该不是警察常带的吧。奇怪,我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前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是个十字路口从右面的岔道里,李医生走了出来。医生的大褂,帽子已经不见了。

  “站住,再不站住老子要开枪了。”李医生回头看了看,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

  因为墙壁的阻挡,看不清是谁在后面。

  “是‘耗子’的声音。”果然右面岔道里,走出个男子同样穿着和毒蛇一样的服装。

  “‘毒蛇’,‘黄雀’真是你们!”

  “怎么没看住他。我才走开一会儿,又他妈开小差了吧。”毒蛇咒骂道

  “这家伙太狡猾,刚才说要上厕所。。。。”耗子刚来辩解。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再说。”黄雀打断他们的谈话。

  “‘蛔虫’说前面就是通往地面的七号电梯。”耗子想将功赎过,压着李医生走在最前面带路,我和黄雀走在中间,毒蛇殿后。我怎么觉得我和李医生,是同样的命运呢,一个是被枪压着走,而我虽然没被威胁着,总觉得也是风中的残叶,不知前路为何。

  不一会儿,我们一行人穿越了前方的一个大铁门,来到了一个像山谷的缝隙中,朝上看去是泛着星光的天空大概是有五十米深的峡谷下面,四周从石壁上建造了三层的阁楼,有些木屋是有几根粗大的铁柱架在山崖上的。而木屋和木屋之间是用栈桥连接的。一层,二层,三层之间并没有连接。不知道两层,三层的人怎么下来的。难道里面有连接石壁内部的通道?

  而我们是距离两层木屋的下面十多米的大厅,说是大厅其实有两个足球场大小。下面放着各种假山,边上有个水池。但是奇怪的是一些假山上放着各种冷兵器,有铁斧,钢枪,双刀之类的。

  这让我觉得我身处在一个角斗场,而这些木屋里有观众无数的眼睛望向了我。我正在思索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两层响起,整个木屋被毁去了一半。我们及时躲在了假山后面,以免被掉下来的木头和部分石壁砸伤。

  这时我发现从离爆炸木屋旁三米不到的栈桥上一个黑影直接从十米高空中跳了一来,正好落在了下方的水池里。

  “水池里有人。”耗子紧张的说到。

  “废话,你以为我是瞎子啊,看衣服不是我们的。是夜行衣,那家伙喜欢穿夜行衣。”毒蛇一脸紧张。“黄雀你们待在这里,我去探探,如果真是他,我掩护你们,你们从右侧的铁门过去,直行五十米就是七号电梯了。”

  “不行,如果真是他,你一个人过去送死。大家一起行动比较安全."黄雀显然不同意这样的办法。

  “哼!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从这里出去!”水池里的人不知何时已经上了岸。因为光线原因,只看清是三十岁摸样的中年人。

  “‘杀手’,果然是你。竟然被你发现了,我也不用躲了。”毒蛇竟然走出了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