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执天 第二章:大梦三千年
作者:血色King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无尽海,迷踪海域。

  “传说,无尽海深处有天地大妖;可张口吞日月,弹指碎星辰,翻手天地覆;一怒定乾坤!”

  “传说,我们所在的迷踪海域外;有一片大陆,大陆上万族林立;强者无数。更有武道皇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翻云覆雨;只在一念之间!”

  ……

  浑浑噩噩中,云飞听见了道道声音,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却又如何也想不起来。

  迷糊中,云飞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到了一个翩翩起舞的紫色身影,看不清对方容颜,也分不清男女。

  许久许久,紫影停滞,终于开口,“爹爹,娘亲,紫儿还能在见到你们吗?”一滴眼泪,自她眼角划落,穿越了浩渺星空,滴入了无尽大海,却神奇的没有与海水融合。

  蓦然间,云飞精神一震,自混沌中清醒,“我不是死了吗?”云飞自问,却没有声音,这一幕透着诡异,“我这是怎么了?这是哪里?”

  没有人回答!

  云飞试着睁开双眼,却如何也做不到“这怎么可能?!”云飞惊骇莫名,奇怪的一幕出现,他明明连睁眼都做不到,却在这一刻,竟看清了外面的一切。

  周围是苍茫的大海,而他就处于海底深处,这里,是一个巨大海眼,海眼上方是一处山谷。

  云飞惊奇发现,周围千里内的一切海水,似乎……似乎都成了他的眼睛、耳朵,让他感知到周围的一切!

  “不,不对!”这时,云飞也发现了自己的身体,不,准确来说,那应该是一小块,只有珍珠大小的水晶,“这……”云飞无言,彻底傻眼,他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竟会成为一块水晶。

  “等等!”这时,云飞恍然间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境,“难道……他?眼泪?”云飞已经不敢在想下去,即便是他前世的眼界,也无法将这种荒缪的事情,结合到自己身上……

  “是谁?救了我?”云飞很清楚,他的肉身以陨,魂魄以散,万不能存活于世,只是现在,为何又清晰记得前世的种种?

  “恩?”念头百转间,云飞赫然发现,前世的那本黑书,就静静悬浮在他的身体之中,也就是现如今那滴眼泪的核心。

  “难道是它?救了自己?”云飞已经无法仔细思考了。

  前世在秘境中,他在触摸到黑书后,这黑书就消失不见,没想到今生还能在见。

  “这黑书到底是什么?”云飞试着控制一缕意念冲向黑书。

  “嗡!”嗡鸣中,云飞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无数道金色光点,汇聚成一道金光,疯狂涌入了他的意识海,似乎终于找到宣泄处。

  痛!灵魂都在颤栗!云飞只感觉整个意识都被吸扯到另一片天地,接着,意识便陷入了一片混沌。

  “这里是?”再次清醒时,入目是一片虚无,周围一片氤氲的天地元气,“等等,我……”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云飞骇然,“我竟可以魂魄进入这里,难道这里是黑书内的世界?刚刚那道金光又是什么?”

  “轰!”一段段晦涩难明的文字,遽然自记忆中觉醒,数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似乎就浮现在他的眼前,“三生天道卷!”云飞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种字,却又很自然的从心底念出。

  “三生天道卷、铸亿万分身,本尊不死、则分身不灭;分身不灭、则本尊不死!”

  “这是什么逆天功法!”念出这段话后,云飞心底掀起惊涛骇浪,这完全超出了他前世的想象。

  要知道,即便是前世的他,都尚未凝炼出真正的分身,而此功法的开篇却如此嚣张概括,又让他如何能不震惊。

  冷静下来后,云飞也将这部功法在大脑里仔细过滤了一遍,此功法共九层,其中每一层都晦涩难明,难以逾越,以云飞前世的眼界,也只能勉强参悟此功法的第一层。

  ……

  时光流逝,一晃十年,泪珠长到婴儿拳头大小,云飞发现,随着泪珠长大,他对身体的感知愈加清晰。

  十年中,通过观察海底妖群,云飞熟知了这个世界的语言,迷踪海,便是这片海域的名称,迷踪海域上悬浮着一座名“十万大山”的巨型岛屿。

  云飞所在海眼,贯通于十万大山中一处山谷深潭;此处上可通天,下可直通海底。

  十万大山上,生活着大大小小的部落,那里是人类的栖息之地;部落之外则海妖纵横,‘问天宗’便是这些部落的掌控者。

  除此之外,迷踪海下有天地,“吞云、藏月”无双阁!

  这是两股不弱于“问天宗”的海妖势力,除了双阁外,其他大大小小生活在海底的妖群,数不胜数。

  迷踪海域,顾名思义;这里无论妖兽还是人类都难以离开,这片海域是一个天然迷阵;据传说,迷踪海域内的妖族与人族先祖;便是因为被久困于此地,无法离开;经后代漫长岁月的繁衍生息,才形成现在的三足鼎立。

  直到此时,云飞才算大致了解这个世界,这里有着与银河系天差地别的文明,却又有着相同的武道境界。

  比如武者想要修炼,就需要沟通天地,从而吸纳天地元气,成为真正的修士,这也是武道的第一境界,练气境。

  这也让云飞对未来有了强烈的渴望,他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离开前世那个宇宙,如果云飞的猜测为真,那么只要他重新修炼到界王境,届时,就可以重新傲游太空,撕裂空间,跨域星系,甚至是星域,回归原来的世界。

  想到这里,云飞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他终于不用担心在也见不到她了!

  ……

  “你到底是什么蛋呢?”云飞暗想,意念中竟有些腼腆。

  在云飞数丈外的珊瑚礁中,有着一个成人头颅大小黑不溜秋的蛋。

  十年中,此蛋不断吸收天地元气,却没有丝毫变化,要说只是普通妖兽蛋,云飞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云飞发现,这处海眼的天地元气,要比其他地方浓郁百倍不止,此事透着诡异,如此宝地,又怎会没有妖兽盘踞?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若是寻常修士,或许并不能发现出奇之处,但云飞又岂是普通修士,千年修行一朝重生。

  经仔细探查,云飞赫然发现,前世作星盗的他,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鸠占鹊巢。

  他之所以能够探查方圆千里海域,便是因为这方圆百里内,被一方大能用通天之法,布置出了一座大阵,此阵不仅可以起到探查作用,还可以凝聚天地元气,甚至隔绝一切生灵入内。

  在云飞推测中,这座大阵,或许就是那颗蛋的父母所布置,以防止有人入侵,毕竟在这之前,那颗蛋才是这里唯一的主人。

  海底的日子是孤寂的,时光飞逝,十年……百年……五百年……千年,终于泪珠成长到了一孩童大小,千年时间云飞长出了五脏六腑。

  又是千年,泪珠以有成人大小,体积不在变化,只有内部,云飞的身体在不断生长,长出了骨骼与经脉。

  不远处,那颗黑蛋,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蛋壳四周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复杂图纹。

  ……

  “咔咔!”

  这一天,那颗黑蛋终于开始碎裂,似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破壳而出。

  大梦三千年,这一天云飞也终于睁开了双眼,他舍弃了自己前世的修炼功法,三千年的时光,三生天道卷的前五层也终于被他彻底明悟,仅这五层,就超越了他前世的修炼功法,虽然只踏入第一层的门槛,却也终于可以修炼,在将体内元力全部转化后,云飞一路飙升到了练气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开拓元基,成为元基境强者。

  可惜的是,想要凝炼分身,那么云飞就需要将三生天道卷修炼到第二层。

  随着修炼,他的身体也完全长出,与前世少年时大为相似,深邃的目光,刀削的面庞,薄薄的嘴唇,一双眉毛斜飞入鬓,彰显出一股英气,只是,少年的外表,却让他看起来仍有些稚气未脱。

  “轰咔!”黑蛋碎裂,一白影自内飞出,一小型黑洞突兀出现,顷刻间,将那些蛋壳全部吸入其內。

  旋即,黑洞消失,那白影一闪,带出一条长长的水波,直奔云飞而来。

  “咕咕”海水翻涌,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白影狠狠的撞击在泪珠之上。

  “嘭!”泪珠翻滚数圈,反弹之力让白影重重砸落在珊瑚礁上。

  “哎哟,痛死你家猪爷了!”那白色身影,竟传出一道稚嫩的声音。

  云飞这才瞧清,那……那竟是一只长着翅膀的猪,在看,“恩?肥嘟嘟,白嫩嫩,没错,确实是猪!”

  这时,盘旋在云飞识海内的黑书,微微一颤,蓦然响起一道声音,“吞噬道体,身具星空巨兽吞天猪与神兽鲲鹏血脉,以大转生术重生!”

  云飞一愣,旋即神色有些古怪,“难道这黑书还能探知它人底细?”云飞暗想。

  这三千年,进入他体内的天地元气都会被黑书吸收,随之转化出不足之前百分之一的纯净元力,重塑他的肉身。

  “猪妖?”思索良久,云飞方道。

  闻言,小白猪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蹦数尺高,猪眼一瞪道,“小子,有猪爷这么英俊潇洒的妖吗?猪爷是神兽!是至尊!!”

  猪眼乱转间,一块足有丈大的巨型礁石,直接被它扛了起来。

  “嘎嘎!”奸笑中,小白猪得意的翘起尾巴,“小子,猪爷的元气可没那么好吸收,你偷了猪爷那么多元气,猪爷一定要干你。”

  “等等!”云飞忙道,“你说我偷你元气,可有证据?!”

  “证据?这片海眼,都是你家猪爷的地盘,若不是你闯入这里盗取大部分天地元气,你猪爷爷早在天外逍遥自在!”想到悲愤处,胖嘟嘟的猪脸上,两只眼睛瞪的滚圆,低吼一声,直挺挺的冲了过来。

  云飞还要在说什么,却觉眼前一黑,巨大礁石已经重重撞击在泪珠上。

  “嘭咔!”珊瑚飞溅,礁石碎裂。

  泪珠被狠狠的抛飞,带出一条长长水波,云飞虽毫发无损,但神色却愈加阴沉,“奶奶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我便要尝尝你这猪妖的味道!”

  话罢,“轰咔!”一声巨响,泪珠四下飞溅,如天女散花。

  ‘嗖’的一声,云飞身影停滞在海底上方。

  “啊!!”一声长啸,礁石震动,海水翻涌。

  云飞尽情释放着这三千年的压抑,长啸过后,云飞看向小白猪,牙齿咬的咯吱作响,邪笑道,“小肥猪,看小爷怎么收拾你!”

  “你……你干嘛!你想干嘛!”看见云飞嘴角的邪笑,以及刚刚那一声的威势,小白猪莫名的身体一颤,不觉的连连后退,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姑娘遇见了色.狼!

  “烤乳猪貌似不错!”边说着,云飞边一步步的逼近,“啧啧,貌似红烧,麻辣也可以!”

  闻言,小白猪脸都绿了,撒腿就跑,速如闪电,直冲海眼上空,仿佛多呆一会儿,小命就没了,边跑边回头恶狠狠的道,“你给猪爷记住了,猪爷说过,一定要干你!”

  “你跑的掉吗!”云飞紧追其后,他知道,上方是阵眼所在,也是唯一的出口。

  “轰隆隆!”十万大山上空,乌云盖顶,似酝酿许久,突然一条足有水桶粗细的红色雷霆,狠狠霹向山谷深潭。

  “哗啦啦!”刚探出脑袋的小白猪,被这一幕吓得浑身一哆嗦,“噗通”一声,重新坠入水中。

  深潭下,云飞神色骤变,闪电霹在深潭上方,似有无形避障,阻挡了这恐怖一击。

  此时,一人一猪相隔数丈,云飞也没心情在想其它,“小白,是你在渡劫?”

  “我不叫小白!”

  云飞发现,此时的小白猪,眼神中,竟有种说不出的沧桑,似想到了伤心处,神情很是怅然。

  “嗡!”突然云飞识海中,黑书微微一颤。

  随即,只见天空中的乌云,似乎受到某种牵引,短短几个呼吸间,彻底消散,重新归于平静,天空中九个太阳高高悬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