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一念:一剑 第十六章 羁绊
作者:千羽晶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静谧的红枫林,枫叶随风飘落,光调皮地穿梭于枫叶之间,零星的光点洒在地上。

  这几天,红枫林出现了一个男客人,他每天都要对着兔子的墓碑站半天才离去。

  今天,白衣男子依旧来到兔子的墓前,看着眼前平平的土坟,他伸出右手抚摸着兔子的木制碑名。他背对着墓前的风景,低语道:“我也该走了。”

  在帕罗狄亚的一所酒屋里,無月正在安逸地享受。突然,门外一阵暴动打破了这里的静谧。一个粗暴的帕罗狄亚军官推开了门,手上拿着一张通缉令,上面通缉的人正是無月!

  那个粗暴的军官首先开口:“我们将军有令,凡是见到过这个人的,通通有赏!”说完就把通缉令摁在桌面上。

  遭了,看来他们还是怀疑我没有死。無月手上开始渗出冷汗,头上也不自觉地多了不少豆大的汗粒,無月站了起来想避开这个军官,不料却被叫住了。

  “站着,那边那个男人,把头转过来!”

  無月没有回头,紧握着双拳,准备随时上去打一架。

  “说你呢,听到没有?”那个军官开始不耐烦。

  無月刚想冲过去,却被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

  “等等,我见过这个人。”站出来的是一位黑衣黑发的女子,身材凹凸有致,手上还端着盘子。

  “他往西边去了。”女子淡淡地说道。

  “很好,早知道就不浪费这么多时间了,士兵,给这位热心的女士50枚金币。”

  那个女子拿过金币后,帕罗狄亚的士兵就离开了这个酒屋。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無月感激道。

  “哼,我才不是为了帮你。”女子冷哼一声,“你在这里打斗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说完女子绕过無月,快速走进里屋,从口袋里掉出一张名片,無月把它捡了起来。

  “嗯,冷凌,方块学院……”

  在雷瑟沼泽中央地带,凯风和喵念缓步前行着,生怕陷入沼泽地。

  “咦?”凯风停住脚步,后面的喵念直接撞在凯风的背上。

  “你故意的吧!”喵念不满道。

  “你看前面,那里貌似有个人昏倒了,我们去看看吧!”凯风说道,并没有注意到他惹喵念不高兴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绕过他,那个人不简单。”喵念此时也看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但她并没有像凯风一样想着去救那人,雷瑟沼泽莫名出现一个昏迷的人,着实让她奇怪。

  “嘁,真没同情心。”凯风鄙夷地看了两眼喵念,然后朝那个人走去。喵念心里暗骂了一句白痴,也跟了上去,免得凯风出事。

  这是一个大约十九岁左右的男子,蓝衣出尘,一头黑色长发,紧闭着双眼。他整个人有着难以言喻的气质,吸引着别人的注意,仿佛他在任何地方都是主角一样。

  男子的左手边,静静地躺着一把剑,通体如蓝玉般的材质,独特的剑意从中散发而出围绕着男子,像是若有人对男子不利,它会立刻护主。

  “这是个剑意领悟极高的剑客,我觉得我们还是别管他为好。”喵念总觉得这个男子不简单,如果让他苏醒过来,或许会造成一场灾难。

  凯风白了一眼喵念,蹲下身子,刚准备扶起男子,却又停住了。因为这个男子睁开了眼,直直地看着凯风。

  “我这是在哪?”男子看着凯风问道。

  “这里是雷瑟沼泽啊!你忘了自己怎么来的了吗?”凯风奇怪地看着这个男子。

  “雷瑟沼泽?原来这次被传送到这了。”男子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

  “看你这样子挺虚弱的,和我们一路吧,再往前不远就是雷瑟城镇了。”凯风好心地邀请道。

  “喂!你干嘛要……”喵念被凯风的行为气到了,这个男的来历不明实力强大,说不定是什么坏人。而凯风却一点防备都没有,凯风的蠢再次让喵念气结。

  “好了!走吧,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凯风,身边这位是喵念。”凯风瞪了一眼喵念,打断了她的话。喵念第一次见到凯风瞪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她想找凯风理论时,却发现凯风早已和那男子走远了。“这个白痴,等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喵念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我名無心,这把剑名‘蓝玉’,喵念小姐好像对我有偏见?”無心看到喵念跟上来后,询问道。

  “呵,我只是奇怪这偌大的雷瑟沼泽为什么你偏偏躺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而已,别告诉我是巧合!”喵念看都不看無心一眼,直视着前方。

  “也是,毕竟任谁在无人烟的地方碰到昏迷的陌生人都会心生警惕。”無心笑了笑,并没有因为喵念质疑的语气而生气。

  “哼,别说好听的!我喵念可不吃这一套,想我认可你,做梦!”喵念依旧看着前方,眼睛始终没看那个男子。

  “看你手上的佩剑,想必也是修剑之人,如果我打败你,你就放下心中的芥蒂,怎样?”無心看着喵念,认真地说道。

  “好啊!不过别让我失望!”喵念爽快地答应道。

  “喂,你们别打了,免得伤了和气。”凯风出来打圆场,希望能缓和下两人的关系。

  “放心,我会点到为止的,我们只是切磋下。”無心笑着说道。

  “点到为止?呵呵,希望你的剑术和你的嘴巴一样凌厉。”喵念听到無心的话,十分地生气。这个男子竟然不把她当一回事,虽然她感觉到無心修有强大的剑意,但她并不认为無心能远远超过她。顶多打个平手,喵念对自己的剑术天赋还是很自傲的,同龄人当中很少有能与她匹敌的剑术天才。再者無心总给她一种不安的感觉,为了安全,她想打败無心后,以此为理由让他离开她和凯风。

  喵念蓄势,右手紧握着破浪,随时准备出手。而反观無心,他却丝毫没有戒备的意思,仿佛他并没有把这场比试当回事,又或许是过于自信使然。

  喵念看到無心这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心里就火,从来都是她在别人面前高傲,何时有人在她的面前敢如此托大?

  “刺!”喵念单脚向后一蹬,迅速刺向無心。

  無心惊咦了一声,险险地躲开了这一击,他没想到喵念竟然这么强。

  在他还没准备好防备时,喵念的身影再次在他的面前闪现。無心下意识地偏过头,然后快速做出反应向旁边一闪,但喵念的剑太快了,还是削断了他的一缕长发。

  無心笑了笑,他手中的剑终于是出动了。他单手用蓝玉挡住了喵念的剑,又是一甩,喵念因此倒退了几步。

  这是个有价值的对手!喵念心里的战意澎湃,她再次向前突去,竖起一斩,带着强劲的剑芒直压無心。

  無心从容地笑了笑,右手用剑挡住了喵念这气势强劲的一剑,再快速地持剑而上,进行反击。看着暂时无法招架的喵念,無心已经感觉胜券在握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無心不知为何倒飞了出去,这一击不仅落空,而且还受了伤。

  無心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说道:“有意思,刚才有股无形的剑刃。”

  喵念成功喘过气来,再次刺向無心!

  喵念优雅的身姿轻盈地向前跃进,这一刺,比之以往都要锐利。剑身周围被迷雾般的气劲所围绕,如果被这凝聚了喵念的剑意的剑刺中,弱点的人可能会当场毙命。喵念相信無心能挡住这一剑,就算挡不住也不至于会死,所以毫无保留地在这一剑上倾注了自己的剑意。

  “比拼剑意的理解吗?”無心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右手中的蓝玉此刻像是活了一般,無心的剑意正在呈几何的增长速度。

  喵念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退反进,她越来越想知道这个和他同修剑的年轻男子到底有多强。

  因为两人的剑意肆虐,周围的气场开始紊乱,凯风远远地关注着这次碰撞,这一击过后,喵念和無心之间的胜负也应该出来了。

  两把剑交织在一起,紧接着,破浪剑身周围的剑意散开。無心手持蓝玉继续刺去,想一击结束这场比试。

  输了吗?喵念苦笑着,她的身形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连绝招都没来得及使出就输了,怎么和那人再次决战?

  喵念这时想起了她父亲。小时候她的父亲总是手把手地教她练剑,喵念十分向往她的父亲。

  直到那天,喵念的父亲投靠了帕罗狄亚的阵营。

  喵念的父亲在走之前对她说道:“你的优点是攻势凌厉,缺点却是持久力太差,我走之后,你好好研究下我自创的前进喷泉,它会使你接近完美。”

  喵念一直对父亲的背叛耿耿于怀,虽然偶尔看看父亲留下来的剑技,却从来没有用于施展。

  “小念,父亲以后可能教不了你了。”喵念又想起一天雨夜,父亲满身伤痕地走回家,那时的喵念才开始接触剑术。她的父亲在回屋前对她认真地叮嘱道:“千万别学禁忌剑决里的第一页剑决!”

  喵念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她自语道:“我错怪你了,父亲,前进喷泉!”喵念涣散的眼神再次变得锐利起来,她用剑轻轻点地,反身跃起,再次和無心交锋起来。喵念的速度越来越快,仅仅瞬息间就连续刺出了八剑!

  即使在喵念这种凌厉凶狠的攻势下,無心依旧没有落入下风,反而随着喵念的变强而变强,好像他的实力永无止境一般。

  喵念在使出前进喷泉后,整个人虚弱的身体像是会自动治愈一般,渐渐地恢复了体力。

  無心楠楠自语道:“竟然能在战斗中顿悟,天赋很高,不过还是太年轻了,也该结束了。”無心右手的蓝玉发出蓝色的剑芒围绕着無心。喵念在接近无心时感觉到皮肤像是被剑划过一样刺痛,这样下去根本接近不了無心,趁现在还有余力使出那一招吧!

  喵念轻喝一声:“利刃出鞘!”她的手刚抬起,还没来得及施展,手上的剑就被無心用剑背击落。

  这一战,终于是有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