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一千三百七十
作者:战七少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老管家一顿,皱眉道:“那少主还……”给他开了锁。

  最后那几个字老管家并没有说出来。

  薄九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这些都不重要,早晚都是要让他走的,最重要的是走之前要把他的手治好,所以还要拜托管家爷爷,军人的手太重要了,即便是他现在身上没有了军衔,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他是要回部队的,至于为什么要解开锁链,总觉得那么帅的他不应该被锁在床上,活动的范围只有那么一点,在华夏的时候,他有很多机会可以锁住我,但是向来只是嘴头上威胁,从来都不会用这种办法,现在他来了我的地盘,我也不会真的折了他的羽翼,虽然我很想留住他,所以管家爷爷你不要对他有成见,他其实……”说到这里,薄九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像是在想形容词,接着肆意一笑:“特别好。”

  老管家把目光一收,没有再多说什么。

  基本面对少主的请求,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但是看到少主这么喜欢一个人。

  他是真的担心少主会受伤。

  走到秦漠面前的时候,老管家的表情还是严肃的,不动神色的把怀表一抬,看了一眼道:“手术的时间有点长,必须进行麻醉,你不睡,我没办法做手术。”

  无论是过去的经历还是秦漠之前所受的训练,他都不会轻易入睡。

  不管是老管家还是秦漠都很清楚,这是心理上的原因。

  秦漠的心防不会那么轻易放下,除非是他真的受了什么重伤。

  虽然这件事听上去有些奇怪,但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要手术,必须要先入睡。

  老管家原本以为秦漠会拒绝这一场手术。

  毕竟以他看人的眼光,这一位心思缜密,看上去清贵礼貌,却不好接近,注定不会太相信谁。

  更何况他是被少主用绑的方式请来的。

  应该更加会抗拒……

  然而让老管家没想到的是。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躺在手术床上的秦漠,却突地伸手拉住了薄九的手腕,声音很淡:“可以了,我现在睡。”

  可以了?

  老管家看着这一幕,楞了一下,注视着男人缓缓闭上的双眸,侧头朝着自家少主看了过去。

  薄九还挺得意:“我有入眠作用。”

  老管家伸手去推动新的麻醉针,那位雍容华贵的秦少爷,此时的肌肉竟然真的松懈了下来。

  到底是有多放心一个人。

  才会在那个人面前,放下所有防备。

  这对经过特殊训练的人,非常不容易。

  看来这位秦少爷并不是不在乎少主。

  老管家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

  真正开始动手术的时候,药效渗透,秦漠的手开始有些发松,但是他又想握住某人。

  因为仿佛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心脏深处传来的空荡所吞噬。

  可是他抓不住。

  怎么抓都不住。

  “糟糕!”

  这是老管家的第一反应,做这场手术必须要求病人的完全配合。

  不然的话,稍微挪动一点,秦漠的手必定会废。

  但手术床上的秦漠,显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额头上溢出来的薄汗已经把黑发打湿了,连带着他的身体都带着极度的不安。

  像是在做什么噩梦,又不完全是。

  但是按照他现在这样动下去,手术肯定会失败。

  “少主!”带着医用口罩的老管家嗓音一哑:“按住他,必须按住他!

  薄九看着手术台上那个脆弱到不堪一击的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的,生平第一次,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是别人的话,她用蛮力也能让对方安静下来。

  要不然就直接揍晕。

  可那不是别人,那是秦漠。

  那是她从小到大唯一想要捧在手心里的人。

  “少主。”老管家按着秦漠的肩膀,从他的表情上足够看出来,他在尽力压制着对方,当老管家回过头去的时候,看到薄九的脸,声音都低了:“少主……”

  薄九这个样子,老管家只见过一次。

  主人死的时候。

  那个还成年的少年,站在草长莺飞的墓碑前,连双眸都失去了光泽,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现在少主……

  老管家张了张口,刚要说点什么。

  就见薄九突地低下眸去,将秦漠的手举起起来,薄唇落在了那上面。

  亲吻,那么的自然。

  “漠哥,我也在这里。”

  少年清澈的嗓音响在安静的地下室里,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我也在这里。”

  无论你的梦里有什么,经历着什么,你也不是孤身一人。

  秦漠确实是在做梦。

  一旦到这种环境,进入了深度睡眠。

  那样的梦境就会出来。

  一望无尽的水。

  他整个人都在水里,拼命的想要抓住对方。

  可那个人却越掉越深,直至黑暗淹没了全部。

  反复无论他多么难受,撕心裂肺都没有办法。

  因为他再也救不回对方。

  直到掌心传来了一阵温热。

  秦漠才顿住了动作,他张了张手,总算是握住了什么,不再是冰冷的水。

  而是一个人的体温。

  那样的体温总是会让人很舒服。

  舒服到有一段时间,他醒过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怀里抱着的是小太阳。

  突地。

  梦境变了。

  秦漠皱眉,因为这样的梦境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梦到过的。

  一个有着柔软黑发的小女孩正双手抱着他,身上穿着小老虎的睡衣,还带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看不清楚样子,隐约就觉得很可爱。

  因为她的脸正在蹭着他的肩,像是还没有睡醒,声音都是暖绵的,像是一只小奶猫,身上还带着好闻的奶香味,整个人都软软的,说出来的话却是狐狸一样:“我再睡一会儿,就睡一会儿,反正你都被我抱着睡了那么多次了,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让你抱着睡回来嘛。”

  秦漠那双深邃的眸子并没有全部放在小女孩的身上,因为他清楚的意识到,在这个梦里,他的手和身体都变小了,像是回到了他四五岁的时候?

  怎么会有这么奇奇怪怪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