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一千五十五 四合一,安
作者:战七少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夜色又深了一分。

  一中的学生刚刚下完晚自习。

  整个学校都灯火通明的很,尤其是吃夜宵的窗口和小商店那里排了好多人。

  天气一热起来,买冰水和可乐的人就多了。

  比起刚才秦漠他们进一中的时候,此刻的一中解放了全部的学生,长长的林**都是走着的人,还要一些在讨论题目和讨论周日去哪里逛街的女孩子。

  薛瑶瑶本来想要趁着这段时间,去网吧打几场游戏,日常练习手速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

  并没有想到她会被一个平时会聊上几句的男生拦下。

  那男生是隔壁班,高高帅帅的站在薛瑶瑶前面,手上还拿着一颗篮球,属于那种阳光帅哥,性格很好,笑的时候,虎牙露着,给他的相貌添分不少。

  这种男孩子在学校里面实际上很受人喜欢。

  所以薛瑶瑶也确实没想到他会拦下自己来,身后就是他的两个好哥们。

  “我们一会儿有场球赛,要不要去看?”那男生问着她。

  薛瑶瑶手上还拿着书,轻笑着拒绝。

  那男生笑道:“算了,我换个问题,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薛瑶瑶一顿,抬起头来,刚要拒绝。

  突的一道似笑非笑的嗓音从她的背后响了起来:“瑶瑶,阿姨应该不希望你在上高中的时候就谈恋爱吧,一中可是禁止早恋的。”

  薛瑶瑶后背僵住了,就算她不回头,也知道说话的那人是谁。

  朝她告白的那个男生,倒是看着远处单手夹着香烟,气质卓然的江左,眸子大了一下:“江少。”

  江左踱步走了过来,一只手还夹着香烟,另外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搭上了薛瑶瑶的肩,轻声在她的耳边道:“怎么不告诉你同学,这三年之内,你都不能谈恋爱?嗯?”

  薛瑶瑶的身体僵的更厉害了,她知道江左是在提醒她,两个人的契约时限。

  三年之内,她不能交男朋友,这是从一开始就说好的条件。

  那男生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真的以为是对方是因为高中比较敏感,要等到大二之后,眼神都黯了下去。

  薛瑶瑶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被人告白。

  以前的她从来都不会被人发现,又怎么会有人和她告白。

  薛瑶瑶抬眸,刚说了一句:“抱歉……”

  那男孩就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没关系,你想去C大上大学对不对,我到时候也会报考这个学校。”

  薛瑶瑶这一次是真的楞了,因为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很早之前了,那时候她还没有瘦下来,还没有成为正式的帝盟战队成员,只不过是刚刚重返学校:“你怎么会知道……”

  那男孩看着薛瑶瑶,眸光很深:“我第一次注意到你的时候,你在给你弟弟整理书包,总觉得很温柔,之后就不知不觉越来越想要知道你的事,所以才会打听了一下。”

  薛瑶瑶一震,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时候竟然会有人注意到她。

  而且,这个人一直都是女孩子们谈论的对象。

  男孩注意到了薛瑶瑶的目光,又笑了起来,脸上还有点红:“你大概不记得了,有一次我打球伤了腿,坐在栏杆那,你刚好路过,给了我一个创口贴,还帮我用水冲了伤口,那时候我就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薛瑶瑶,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薛瑶瑶双瞳多了少许的轻颤,看着男孩清澈的眼,她不像他想的那个样子,他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最起码不是像她这种和别人已经签过契约的……

  江左就站在薛瑶瑶的旁边,他看着那个人的侧脸,手指无意识的用了力道,胸口的烦躁随着薛瑶瑶的反应,而变得越发的愈演愈烈,就像是真的要彻底失去了什么一样。

  让他直接将薛瑶瑶的手腕拽了过来,笑容里带着邪气:“她不会去C大,只会来A大,还有……忘了告诉你,实际上,我们是你这种关系。”

  江左说着,一个用力,就将薛瑶瑶整个人都带进了怀里,紧接着就是一个吻,虽然不过是蜻蜓点水。

  但在那一瞬间的时候,男生已经僵在了那里,看着这一幕,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有点酸涩的难受。

  江左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手指扣着薛瑶瑶的手腕,大步朝着校外走了去。

  一路上,不少人回头看着他们。

  “那是江少吗?”

  “是,真的是!”

  “江少怎么来了?是和秦少一起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来演讲的吗?”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江少不怎么过来好不。”

  “他手上牵的那个人不是薛瑶瑶吗?不是说之前薛瑶瑶为了追江少,什么厚脸皮的事情都做了,把江少看烦了,怎么现在……”

  “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薛瑶瑶的母亲嫁进了江家啊,估计这次江少来,就是接她回家的吧,你们少传点谣言,那时候虽然薛瑶瑶确实喜欢江少,但是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就是她写的日记好像被什么人给泄露了出去,谁还没有一两个暗恋的人,你们再传可就过分了啊。”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虽然不讨厌薛瑶瑶,但是她确实也不该追我江少,两个人差距太大……”

  薛瑶瑶听着耳边的议论声,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大概是听的太久,也习惯了她和这个人的差距。

  同样,她也知道在学校这里闹出什么来,只会让将江左觉得面子下不来。

  没必要。

  大概是心静了很多,所以连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都和以前不一样。

  “现在已经没有人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出了校园之后,薛瑶瑶不平不淡的开了口,她现在很保护自己的手,不是因为娇气什么的,而是她明天还要参加一场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比赛。

  全国决赛,终于走到了一步。

  现在薛瑶瑶所有的想法都放在那上面。

  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江左的侧脸已经冷的有些不像样子了。

  江左在想,这个人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甚至于刚才在听到那个男孩告白的时候,她的反应都成了江左下意识烦躁的原因。

  他知道自己的这种状态很不对劲儿,可刚才那一幕,就像是剪接好的影片,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回放着。

  这让江左紧了一下手,嗓音也跟着冷了下来:“把你带出来,是想让你认清自己现在的身份。”

  薛瑶瑶看着他:“我已经认清了,今天不是约定的时间,我需要去打几把游戏,至于你担心的问题,三年之内都不会发生,江少请自便。”

  他以前就说过,他不喜欢脏了的人,这句话给她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只是薛瑶瑶不明白,她都已经说了让他自便了,他还总是跟在她后面。

  一开始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寒意。

  走了一段路之后,见她真的去了网吧,连神色也变得漫不经心了起来,还让殷大叔开了一台机子,坐在她旁边。

  薛瑶瑶没有管他,大少爷的心情,有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么随心所欲,拿出手机来,刚刚调出九殿的微信,准备让九殿带她一局,彼此更能熟悉打法。

  字刚打出去,手机就被那人拿了过去,江左看着她,还是平时在夜店的模样:“你要找的这一位正在被秦漠收拾,你现在发微信给他,是想让秦漠把他收拾的更狠”

  事实也确实像是江左说的那样。

  薄九坐在车上,一路想的基本都是如何抵抗住大神的美色和拷问。

  至于教室那边,她倒是不担心,不做点准备工作,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行动。

  愁的是接下来,大神到底还有什么招数没有用。

  隔着口罩的亲吻以及唱歌,都已经说明了大神对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怀疑。

  也只有大神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史密斯至今为止,都没有往她的身上想过。

  还有在广场上的那一场交手,如果大神是带着他上次在电影院的那几个特种兵的话,估计就算有星野在,她也会被当场逮住。

  所以说有的时候大的赌局,运气也很重要。

  薄九嘴角向上翘着,带出了几分坏坏的味道,接下来她就怎么样都不承认是她。

  重生唯一的好处,就是如此。

  “少爷,到了。”司机将车停稳。

  薄九的耳朵随着那声响动了一下。

  秦漠隔着罩在她头上的风衣,嗓音淡淡的在她的耳边道:“现在想起来那口罩是谁的来了吗?”

  薄九疑惑的声音闷了出来:“不是漠哥的吗?”

  秦漠没有在说话,看着被他的风衣包裹住的少年,直接伸手,又像是在学校那时候扛麻袋一样的将薄九扛进了楼。

  “少爷,这是……”张婶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就光看到少年的那一双长腿。

  秦漠只说了两个字:“九少。”

  薄九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张婶那声“啊?”这一次基本上是把脸丢大了。

  和薄九想的有些不一样,大神并没有立刻就审讯她,而是把她左手手腕直接铐在了椅子上。

  然后踱步走了出去。

  薄九伸手想把风衣拿掉。

  奈何大神的嗓音从外面传了过来:“公主,看着她。”

  公主就像是被委托了什么大事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往上一跳,直接跳到了薄九的头顶。

  然后就那么坐着不动了,真的是……这么肥的一头猫被顶在头顶,也是蛮重的。

  公主倒是一脸的严肃,坐在那摇尾巴。

  薄九第一次觉得自己造型有点蠢。

  幸亏旁边都没人。

  秦漠之所以会出来,是因为胖子那边来了电话:“队长,我刚刚查过,也把视频调出来了,小黑桃没翻墙,倒是在教室里一直睡觉来着,还被罚青蛙跳,队长你要不要看看小黑桃青蛙跳的时候,那样子真的是足够让你笑一天的……”

  胖子说着说着,嗓音就弱了下去,因为即便是隔着手机,他也能感觉到自家队长那冰冷冷的气息。

  小黑桃,你到底是做了什么,让队长这么气压低。

  “一直都在教室?”秦漠沉着眸光:“没出去过?”

  “应该……”

  队长这么一说,胖子又有点不确定了。

  秦漠嗓音很淡:“我知道了,所有的视频都发给我。”

  “是。”胖子挂了电话之后,一摸脑门,都是汗,今天队长的气场格外的强,难不成是因为明天就是决赛了,所以才会这样?

  胖子并不知道,就在秦漠来电话之前,黄局长那边发给了他一条消息。

  内容是有关机车的。

  “已经查出来了车主是谁,不过这辆车早在一天之前就被人报失过,丢这辆车的人,也是你们电竞圈子里的,不过不是本国人,是从东京那边过来的,东瀛战队的队长,名字叫做佑司信,查了一些他的背景出来,你们电竞圈还真是不一般,连那边黑帮公子也在,不过他的不在场证据已经排除了,那天他在和一大堆龙口的手下在视频会议,工作人员都能作证,他也在找他的那辆战斧,我们随后也跟着追踪了过去,确实没有错,这辆车不只是经过了一手转让了,之前还被转让过,也就是说他丢车这件事是真的。”

  看到佑司信那三个字的时候,秦漠的眸光就有了变化,越到后面,眼底的温度就越冰冷,是因为他想起了那两个从他眼前结伴消失,默契无比的背影。

  秦漠低眸敲着字:“丢车是真的,但是你觉得谁有哪个胆量能从****公子的手底下去偷车,还是说****公子这四个字只是个摆设,战斧随便就能让人偷走?”

  黄局长不解:“Z不是向来都这么大胆?”

  “开走战斧的人不是Z。”秦漠手指在屏幕上划过:“佑司信和我是一个时期的选手,他的人就像是他的战术,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生活中,想要从他眼皮底下偷东西,除非那人的反侦察能力在我之上,不然的话,只剩下了一点,这个人很佑司信的关系很好,好到他做一些动作,佑司信都不会在意,甚至会帮着他向警方隐瞒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