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一千三十八
作者:战七少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薄九好不容易将人拦住,当然不能让人就这么走,才张开嘴:“漠哥,我…”

  “刚才你的本能反应,做的不错。”秦漠又开了口,眼睛深邃,声音很冷:“我是不是应该问问你,是怎么认识的星野一?我甚至不知道,你不能吃桃,你瞒了我多少事,要我一件件说给你听吗?每一次我不联系你,你也不会主动联系我,做着你想做的事,不受任何影响,我就不同,我开会的时候都在想,这个人在做什么,她怎么不哄哄我,只要发一个字,哪怕打过一个电话来,一些事都可以掀篇,说到底你就是不想和好而已,对吗?”

  薄九手指一僵,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因为大神说到了最核心的问题。

  秦漠看着那个人,慢慢的将脸侧过去,黑色的发垂下来,挡住了自己的眼,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你不想和我太亲近,那就如你所愿分开,你和我应该都不喜欢死缠烂打的人。”

  死缠烂打四个字。

  让薄九失去了大部分力气。

  然而,秦漠这句话与其说是说给薄九听,倒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

  有时候,用尽了真心和努力,也只是证明了,对方并不一定在意。

  尤其是在看到刚才那一幕之后……

  秦漠伸手将车门带上,沉默了一会儿,嗓音冷冷:“开车。”

  司机并不是本家来的,发动车子的时候,都不敢往身后看。

  他总觉得他们秦总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能把人冻僵一样。

  薄九看着停车场里缓缓消失的黑色路虎,过了许久,才踱步朝着外面走了去,只是那步子越走越沉,沉的她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那种想要一个人,却不得不跟着父亲离开的感觉,想要弯下腰,因为那样才会不这么疼。

  但是薄九知道,对于她来说,什么都能弯,只有腰杆不能弯。

  她所背负的不允许她这样。

  薄九深吸了一口气,靠在墙上待了一会儿,想要抽烟,发现裤袋里只有一根棒棒糖。

  那还是之前大神买给她的。

  薄九拿出来,攥在手里。

  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有那么一个人,因为她喜欢吃糖,外套口袋里总会留着两根。

  明明是那么淡漠矜贵,从不吃甜食的人。

  薄九伸出手去,按住了自己银色的额发……

  再睁开眼的时候,她的双眸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手机按下了那串熟悉的数字。

  站在佑司信旁边的星野一向后退了一步:“我去方便一下。”

  佑司信挑眉,说不出的****邪气:“你小心点。”

  星野一看了他一眼:“知道了。”这人总把别人当瓷娃娃,也是有意思。

  越过走廊,星野一将口袋里震动不停的手机拿了出来,放在了耳边:“喂,Z。”

  “你们战队今天要来的事,都有谁知道?”薄九的问题向来直戳重心。

  星野一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原因应该是在帝盟内部,我们会来帝盟是队长那家伙临时决定的,其他队员还不知道,所以能在摄影机上动手脚的,肯定是这边的人。”

  “除了摄影师本人之外就是场务在管这些,不过看样子那人应该已经逃了,伪装之后,即便是有摄像头,也很难留下踪迹。”薄九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冷静:“那个组织已经盯上帝盟了,更准确一点说,是盯上了我,但是他们不可能知道我就是Z,也就是说,有些人想通过拉我下水,来重创帝盟,想必你那里应该也有查到东西,秦漠到底经历过什么。”

  从一开始,薄九就想到知道,她的犬系宠物为什么会失忆。

  现在更想知道。

  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一次的恐怖组织袭击,最针对的人就是大神。

  星野一轻笑了一声:“Z,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我确实查到一些东西,关于秦漠的,也关于冒充你的这个人的一些资料,这两个人以前认识,并且还差一点成为恋人。”

  恋人?

  薄九手指一顿,眸光摇晃了一下。

  星野一的嗓音还在耳边响着:“不过,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漠对这个人特别冷漠,甚至说是厌恶。”

  薄九闻言,压低了声响:“这不奇怪,依照大神的想法,肯定容不下入侵别人电脑的罪犯。”

  “和这个没有关系。”星野一听着那边的嗓音,顿了一下道:“你想不想听听我的分析。”

  薄九“嗯?”一声。

  星野一听到那声蔫蔫的嗯之后,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浅笑了起来:“Z,枉费你这么聪明,在感情上还真是一窍不通。”

  薄九还没张嘴。

  星野一又道:“秦漠的事被掩的很深,即便是用你的身份,能查到的资料也有限,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的只是表面,秦漠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有他本人知道,所以恋人的说法不见得成立,重点是Z,这次冒充你的人,她的哥哥曾经被你收拾过,那时候有人把黑客们隐藏信息暴露给了一些位高权重的人,利用网络来控制一些人的思想,就像少女的祭奠,虽然形式不同,实际上却一样,颠倒黑白的言论让人们失去底线,一整个学校的学生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随时能够危害别人的人,却不自知,你还记得当时你是怎么说的吗?”

  “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魔鬼,而是人心。”薄九抬起眸来,眼底有些深:“原来是他。”

  星野一也停下了脚步:“当年你和秦漠几乎是无形中联手将她哥哥送进了监狱,如今她回来了,目标就是秦漠。”

  “复仇。”薄九俊美的侧脸在阳光照下来的时候,显得格外分明:“她哥害死了不少人,看来她是继承了她哥的衣钵。”

  星野一看向落地窗外:“不仅仅是复仇,她比她哥还要阴毒,她想得到秦漠,为了得到她想得到的,所以要摧毁这周围的一切,人命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他人的尊严和清白,在她眼里也只不过是用来利用的道具,少女的祭奠,毁了太多的人,她的第一个目标,并不是你救下的那个少女,而是你们战队的薛瑶瑶,她当时就建立了一个小型的论坛,讨论薛瑶瑶如何如何。她每一次选择的目标永远都是那些还在努力的人,你应该明白,无论是她哥还是她想要摧毁的是什么,他们想要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由他们来操控,因为人性本就如此,只不过那时候她只是在测试,小小的测试让薛瑶瑶蒙冤数月,之后她在东京动手,觉得差不多了,才来到了华夏,开始了正式的少女祭奠。Z,这个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一些人咬紧了牙关过日子,不能在受迫害了之后说出真相来,因为一旦发出声音,就会有人跳出来反对,而另外一些即便是杀人放火,拿走了别人的心血,盗取了别人的作品,也会被宽恕……”

  “不会永远那样。”薄九开口打断了星野一的话:“否则我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是啊。”星野一笑了起来,明眸皓齿的很:“不会永远那样,所以我们是时候该行动了,那个侵权者李雪你打算怎么办,她肯定不会认罪,而一些不在乎抄袭剽窃的人,更会想尽办法为她开脱。”

  薄九抬起手来,遮住刺眼的阳光:“你不在的时候,我请了一个很好的律师,姓白,从来都没有输过官司,李雪不认罪,就告到她认罪为止,那位母亲很清楚,即便是赢了官司,得到的赔偿也会很少,甚至以这个李雪的性格,很有可能连一声抱歉都不说,骂原创的那些人依旧会还会骂,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乎的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公道,他们替他们喜欢的那个人保住了最重要的东西,那个人终于可以清清白白,入土为安。”

  “知道请律师了,稀奇。”星野一单手抄进了裤袋:“看来秦漠对你的影响不少,Z,你喜欢他吧?”

  本来,星野一以为电话那边的人会迟疑,哪怕是一秒。

  可没有。

  嗓音响起来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犹豫。

  “是的,喜欢,很喜欢,我想把他绑回第五道养,还好我现在还有理智,没有实施这个行动,不过以后不知道能不能忍的住。”

  真是诚实的让人没办法接话……星野一修长白皙的手指支着自己洁白的额头,嘴角扬起。

  那一刻,他不知道该怎么相容自己的心情。

  那个从来都独来独往的人,终于也有了喜欢的人。

  可那个人却不是他。

  星野一深吸了一口气:“Z,别虐我们这些单身汪。”

  “可我们不会在一起。”薄九接下来的话,让星野一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答。

  “他是警方的人,我是个国际罪犯,电影里都是王子和公主在一起,哪有王子和恶龙在一起的,王子只会把恶龙杀死,不过大神不会杀我,我这么帅,他只会不想再看到我,或者躲的我远远的。”

  比现在还糟糕。

  薄九最后这一句话,没有告诉星野一。

  而是转移了话题:“那个人的照片有吗?”

  不用薄九明说,星野一也知道她说的是谁:“只有一些模糊的,这人和她哥一样,从不留下影像资料,不过还记得你上次给我的锁定地址吗,那个地址就是秦漠现在所在大学旁边的一家网吧,她应该就住在那附近。”

  “或者是住校也说不定。”薄九眸光一跳:“在外面租了房子,却不住在那,不行动的时候,就在学校里,就算行动,校园网也会给她更大方便,因为公共网络IP不好锁定。”

  星野一手指摩过手机:“你觉得她是个学生?”

  “百分之九十。”薄九看着右手拿着的那根棒棒糖:“学生的话,是一个对她很有用途的伪装,并且那所大学所在的位置离一中并不远,方便她锁定目标和帮手,更重要的是那是秦漠所在的学校,你说过她想要得到他,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大神的校友或者像我这样加入帝盟战队,帝盟里只有两个女的,除了我就是瑶瑶,所以说也就排除了她在帝盟的可能性,其余的就只剩下了校友这一条。”

  星野一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我懂你的意思了,我会着重在上面查一查,有人过来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挂了。”

  “嗯。”薄九收了线,看着手机屏幕,忍了很久才没有把电话打到秦漠那里去。

  依旧用的是让自己忙起来的方法。

  只是这一次,她在忙着的时候,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星野一的话。

  差点成为恋人。

  也就是说,大神确实认识对方。

  只不过大神好像连这些都忘了。

  为什么会这样?

  那时候到底出了什么事。

  既然星野查过查不出来。

  那就只有去入侵一些特殊部队的资料了……

  还有,既然那个人这么喜欢冒充自己。

  那她只能用她的方式,来证明谁才是真的。

  知道了对方的目标是大神,她就更不能让那个人逍遥下去,离开之前必须解决清楚。

  即便是,大神已经不想再理她了……

  太阳西移。

  黑色的路虎车并没有开回秦家,而是停在了一个酒吧。

  那酒吧就在学校附近。

  秦漠没有去看自己受伤的后背,坐在吧台前,扯开了自己的领带,要了一排酒。

  司机早就被他打发走了。

  秦漠这个人就算是在喝酒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情绪上的展现,只是那张清贵俊美的侧脸,明显淡漠了很多。

  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好像只有这样,后背才不至于那么疼。

  他想那家伙一定连他受伤了都没有注意到。

  因为在那一刻,她的眼里大概就只要星野一。

  秦漠低笑了一声,隐隐能看的出来唇角是上扬的,却没有丝毫的笑意,而是一种颓废的落寞。

  不得不说,秦漠的长相即便是没有他的身份做陪衬,在这样的场合里,也会让人不断的想要跃跃欲试的接近……